首頁 院官網 院官網-簡報

                        打造雙循環重要交匯點的制度創新

                        時間:2021-11-24 17:22 來源:中改院

                        總第1462期

                        2021年11月19日

                        打造雙循環重要交匯點的制度創新

                        ——“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專家觀點摘要(一)

                        2021年10月31日,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海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海南省社會科學院)共同主辦以“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海南自由貿易港”為主題的國際論壇。論壇圍繞“海南打造雙循環交匯點的政策和制度需求”“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產業發展與政策安排”等議題展開交流討論?,F將部分專家發言整理如下。

                        王惠平(海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黨組書記、主席,省社會科學院院長):發揮開放新高地作用 將海南打造成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樞紐和交匯點

                        第一,堅定信心,動態對標國際規則。在新發展格局和疫情防控常態化情況下,海南高標準建設自由貿易港要實現商品要素流動型開放和規則等制度型開放,需要對標世界高水平的經貿規則和經濟形態。要利用海南獨特的區位優勢和比較優勢,推進自由貿易港政策制度創新和產業培育,加強全球資源的配置,把海南的政策優勢轉化為產業發展優勢,有效融入全球的產業鏈、供應鏈,加快形成改革開放的新高地,努力打造成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樞紐和交匯點。

                        第二,堅持問題導向,凝聚共識,形成合力,精準落實自由貿易港政策,充分發揮和釋放政策效應。當前,由于客觀條件的限制,部分《總體方案》的政策效應發揮難以達到預期。需要以問題為導向,解放思想、上下齊心,查堵點、破難題,精準落實自由貿易港政策。根據調研,有幾個建議供大家參考。一是適時擴大洋浦保稅港區的面積,同時將相關政策推廣到??诰C合保稅區、??诳崭劬C合保稅區等區域;二是按照投資貿易便利化的準則,參照出口退稅的方式,由內地進入海南自由貿易港的貨物到海關報關、稅務部門退稅。

                          第三,海南要先行先試高標準經貿規則。

                        一是培育服務貿易。目前,海南的國內、國際物流成本均高于內地。在此背景下,發揮海南服務貿易優勢,對標CPTPP制定更高標準規則,借助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做大海南服務貿易,具有重要意義。特別重要的是,海南要加緊調規調法,并對違規第三方機構制定風險防控措施。

                        二是在環境保護和生態補償方面對標CPTPP標準推進制度創新。將漁業、環境保護、環保爭端解決機制、生態補償納入。在這方面海南有比較好的基礎,可以先行先試,把海南的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

                        三是在營造一流營商環境、支持產業發展方面對標CPTPP規則開展制度創新。例如,在政府采購方面,按照CPTPP關于政府采購的規定,實現海南生產的內外資產品政府采購一視同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并通過電子化手段選擇政府采購的專家和政府采購的競標模式,使政府采購更加公平透明。又如,在補貼方面,對標CPTPP原則,更多采用投資基金等符合國際慣例、企業發展規律的方式,特別是在11個重點園區嘗試通過財政體制創新對企業發展給予必要獎勵。

                        吳士存(中國南海研究院創始院長、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研究院副院長):推進海南打造國內國際雙循環的交匯點

                        第一,啟動瓊州海峽通道建設。跨海通道的論證和推進是破解長期制約海南經濟社會發展瓶頸、降低海南營商成本、促進生產要素自由便利流動的必要之舉。如果瓊州海峽通道成功建設,海南面臨的流量不足、空間狹小等問題可以迎刃而解。從世界范圍看,找不到一個離大陸距離在30公里左右,卻沒有建立隧道或者是橋梁的案例。從國內戰略看,雙循環戰略是以國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海南對島外物資供應的依存度在70%以上,加工制造業企業依賴國內大市場,運輸能力建設至關重要。我認為,啟動瓊州海峽通道建設的論證將體現中央對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堅定決心。

                        第二,培育瓊州海峽兩岸經濟帶新的經濟增長極。以粵西、廣西的東部地區、海南為載體,培育瓊州海峽兩岸經濟帶新的經濟增長極,可以把西部大開發戰略和粵港澳大灣區戰略連接起來,發揮海南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重要作用,把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政策效應外延到其他地區。

                        第三,從園區、領域到地區推進海南營商環境改善。中央12號文件明確要求到2025年海南營商環境達到國內一流水平水平,到2035年躋身全球前列。到2025年海南營商環境達到國內一流,意味著要趕上深圳和上海。在我看來,全島達到國內一流水平恐怕比較困難,但在某些節點、某些領域是有可能達到國內一流水平的。例如,海南11個園區共600多平方公里,占海南總面積不到2%,但創造的GDP占全省比重超30%,創造的稅收約占40%,引進投資占25%。迪拜也不是整個營商環境都非常好,而是在28個園區里比較典型。所以,園區可以成為營商環境改善的突破口。又如,教育回流、海外購物回流、醫療回流等領域可以在2025年前領先于國內其他地區。

                        楊榮文(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客座教授):雙循環交匯中的海南自由貿易港

                        第一,海南能夠成為雙循環重要交匯點。過去這些年,東盟對于中國越來越重要,將海南建設成為雙循環交匯點對于中國構建新發展格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第二,海南要成為雙循環重要交匯點,必須加大和東盟的聯系。要在不同層面和東盟地區開展更多合作,包括政策協調、國際協定簽訂等。海南和東盟過去有很深的淵源。海南要充分利用各種各樣的因素促進其成為交匯點。例如,海南應該建立起地方政府與東盟各國政府的聯系,并在RCEP框架下開展政府、學術、商業之間的合作。我們應該著眼于經濟合作,并聯合開展海洋環保研究,包括紅樹林的研究、氣候變化研究等。

                        第三,海南既屬于中國也要融入東南亞。如果這一點能夠實現,海南就會自然成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交匯點。如果我們能夠創造這樣的未來,那么很多現在面臨的障礙就會消失,新的連接就會自然形成,最終會促成一些海南與東盟的自由貿易協定簽訂。

                          莎達(中歐論壇發起人、歐洲學院客座教授):發揮海南自由貿易港在中歐合作中的作用

                        第一,海南自由貿易港在中歐合作中具有重要地位。現在在地緣政治競爭方面我們可以感受到各種各樣、相互關聯的挑戰,同時也看到很多希望。如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提出防止氣候災難;全球健康方面形成很多的團結協作,但保護主義導致合作沒有得到很好的開展,希望在疫苗分配方面有更好的公平機制。同時在聯合國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方面,我們面臨很多的挑戰。

                        第二,海南自由貿易港可以在中國與歐洲、東盟合作中發揮重要作用。

                        一是互聯互通合作。海南是自由貿易港,是互聯互通的重要連接點,貿易、金融、IT都可以在海南及周邊發展,并逐步成為商務中心。中國有“一帶一路”倡議,東盟有互聯互通倡議,歐盟有全球門戶通達計劃,七國集團也有類似的倡議。各種各樣的計劃、項目并不是相互競爭的關系,也可以互相疊加。建議:歐盟和中國攜手推進互聯互通,海南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交匯點,更好地聯通中國、東盟和歐盟;中國、東盟、歐盟三方合作創造全球倡議,把日本、美國、印度納入,這樣的互聯互通可以在WTO的框架下開展,也可以在三方的框架下開展。我們可以從海南做起,共同推進互聯互通;設立全球互聯互通論壇,讓私營部門、民間團體參與進來。

                        二是海洋安全合作。中國和東盟在海洋上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歐盟在海上安全合作方面也有一些做法,如防止海上犯罪、非法捕魚等。我們可以開展非常積極的、建設性的合作項目。

                        三是貿易自由化。希望東盟、歐盟和中國三方能夠開展合作。我相信在非常有建設性的海南自由貿易港的背景下,可以討論氣候變化、人文交流?,F在,雖然我們面臨著各種地緣政治的壓力,但希望海南可以成為合作的中心,促進本地區、中國和歐洲的和平與合作。

                          肖耿(香港國際金融學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政策與實踐研究所所長):海南與粵港澳大灣區是中國經濟雙循環的銜接帶

                        海南和粵港澳大灣區一樣,在內外循環中扮演著銜接帶的角色。這個銜接帶需要有兩套制度并行。

                        第一,以市場主體監管創新解決內外循環銜接問題。生產要素暢通無阻是打造雙循環銜接帶的關鍵。前海、橫琴、南沙很多試點都是在尋找解決內外循環怎么銜接的問題。我認為,銜接最簡單的辦法是借鑒香港,即內循環是內地以人民幣為基礎的在岸市場體系,外循環是香港以港幣為基礎的離岸市場體系。更好更快借鑒香港經驗,要解放思想,不必以物理行政區劃來監管,而是以市場主體來監管,這樣可以最大限度地實現人、財、貨物、信息等要素的自由跨境流動。

                        第二,雙循環銜接帶模式之河套方案的探索。海南島是內外循環連接點。這個連接點不僅要讓內地的企業、個人自由來往,也要讓境外的企業、個人自由來往??梢杂袃蓪訕?,樓上是國內的制度體系,樓下是香港的制度體系,這兩個制度體系在同一個物理空間并行,那么兩地的企業、個人就可以在同一個物理空間交流。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讓外資企業可以在銜接帶,即海南島,按照香港的監管方式和法律來監管,甚至使用香港的貨幣運作,并且通過數字技術對市場主體進行監管。

                        熊安靜(海南省社科聯黨組成員、副主席,省社科院副院長):雙循環、交匯點與政策制度

                        第一,憑什么?海南成為國際國內雙循環交匯點。從制度層面看,海南是境內關外;從政策層面看,海南“6+1+4”的政策體系主要是面向國際貿易、國際投資服務;從區位層面看,海南面向內地和東盟這兩個最具活力的超大規模市場。

                        第二,做什么?疫情時代要做好消費回流等六篇文章。一是離島免稅、國際醫療、國際教育三大回流;二是市場主體三大回流,即:注冊在國外的中國船只要回流到中國洋浦港,國外留學的青年才俊、專家和科學家要回到祖國,一些面向亞洲、面向中國的總部企業要在海南聚集。

                        第三,靠什么?建立3個“1+N”制度體系。一是中央12號文件的“1+11”個配套體系;二是《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和130多項配套政策;三是《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和60多項配套法律法規。

                        賀勵平(廣州開發區全球招商總監,歐盟商會南中國區董事會原副主席):中西方要進一步加大開放交流

                        第一,中國擴大開放的重要進展。中國目前有兩個重要的活躍的經濟引擎,粵港澳大灣區和海南自由貿易港,兩地是中國高質量發展的一面旗幟。更重要的是,中國將進一步對外開放,不斷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不斷改善生態環境。這是我這些年切身體會到的。

                        第二,中西方交流溝通存在問題。我的目標是向我的中國朋友解釋西方的思維方式和思想,向我的西方朋友解釋中國的思想、市場和商業機會。從實際看,雖然許多政策都表明中國正在持續不斷的開放,但西方世界卻說中國正在固步自封;雖然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大幅改進,但世界其他地區卻說中國都是山寨的;在我們商會最近發布的報告中,會員都把中國視為疫情沖擊下的避風港,但西方卻說外國企業正在考慮離開中國,并且正在與中國脫鉤。中國的聲音是在內部流傳,很難傳出去。

                        第三,海南自由貿易港應加強對外溝通交流。建議海南聘請外國專家作為顧問,這更容易打動外國投資者,也將贏得更多的信任。

                          曹遠征(中銀國際研究公司董事長):自由貿易港建設過程中海南稅制和財政政策創新

                        第一,稅收制度發展趨勢。中國的主體稅率是增值稅,屬于流轉稅。過去關稅被視為中央收入,在某種意義上關稅是貿易的壁壘,讓國內增值稅變為流轉稅的前置條件。如果關稅為零,意味著這個前提條件將不存在,稅制將發生重大的變化。從全球角度看,未來稅制逐漸會向減稅方向走。一是所得稅一般是低稅率;二是流轉環節的增值稅會縮到非常狹窄的范圍;三是一些與財產相關的稅種可能會發生變化,如房產稅可能會變成幾個稅種,這會極大改變海南的營商環境,也會對海南經濟帶來挑戰與機會。

                        第二,海南稅制和財政政策變化的影響。

                        其一,如何安排稅制的挑戰。海南要加征消費稅,作為購物天堂的免稅效果就會被抵消。如果不征消費稅,財政收入會受到影響,可能導致政府對企業所得稅依賴的提高,如果企業所得稅過高,海南在全球競爭中將不具有稅收優勢。在這種情況下,稅制怎么安排?

                        其二,推動相關領域改革創新的挑戰。簡稅制、低稅率意味著海南支出要減少,這需要推動海南整個政府機構的改革。換言之,就要推動海南由經濟建設型政府向公共服務型政府轉變,這樣才能減少開支和成本。與此同時,海南政府畢竟有基本支出,如果稅收不足以彌補基本支出,那就要有中央的轉移支付制度,怎么建立新的轉移支付機制?新的轉移支付是按人均GDP算還是專項轉移支付?這些問題都需要研究。

                          霍建國(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對標國際標準尋求高水平開放的新突破——關于中國加入CPTPP的一些思考

                        第一,中國申請加入CPTPP的考慮。

                        一是美歐對我國高技術的限制以及在市場開放上逐步形成的打壓和限制。這個影響不是很明顯,但是潛在的,而且持續不斷加碼。如果我們想繼續發展開放型經濟必須尋求新的突破,這就考慮到CPTPP的區域位置和它的作用,我們尋求加入甚至能夠實現突破是最大的主動。

                        二是通過對標高標準開放規則能夠有效緩解中歐、中美之間的一些矛盾。CPTPP的規則體系代表了當今世界最高標準的國際貿易規則體系,重要目標是維系市場化公平競爭,突出特點是一切都回歸到基于市場的考慮,保護企業的權益。

                        三是倒逼國內的改革創新。CPTPP的30個章節里前10個章節是傳統的議題;12-20章節基本體現新的規則體系,屬于“WTO+”的內容,是現在WTO沒有實行的規則;21章之后是總體制度性、操作上的要求。盡管有些環節我們也有些困難,但在更多的困難集中在14-20章,但在下一步談判中可以做出一些技術處理。

                        第二,中國加入CPTPP存在的問題。從難度看,主要在于中國加入需要分別和11個成員國完成談判。從實際接觸效果看,日本是歡迎中國加入的,認為中國加入可以整體改變CPTPP的地位,有利于發揮CPTPP在全球競爭中的優勢。澳大利亞希望在CPTPP框架下解決與中國的摩擦和爭端,緩和關系。所以,主要的矛盾不在日本和澳大利亞,盡管美國也會施加一些影響,但更大的影響來自于加拿大和墨西哥。從時間看,完成談判至少需要3-5年。11個成員里有一些成員和我國有自貿協定,最后的難點會集中在那些沒有與我國簽訂自貿協定的國家。

                        第三,中國加入CPTPP的前景判斷。邊談邊改還是主動改,這存在一些爭議。一方面,有些積極的學者或者是人員認為應該主動改。例如,在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或明年“兩會”中釋放一些積極信號,代表我們愿意加快推進規則等制度型開放,會有利于推進談判。一方面,有人現在傾向于邊談邊改,希望海南率先開展壓力測試,提前對標。海南的改革重點要考慮在構建保障市場穩定運行的體制機制和法律框架上下工夫,這個法律框架包含和CPTPP競爭規則對接的內容,從而保證整個執行的穩定性和關聯性,起到保護企業的作用。此外,談判的完成恐怕還取決于中美關系的發展態勢。

                          

                        顧清揚(新加坡國立大學副教授):CPTPP對中國國有企業改革的影響

                        第一,CPTPP背景下國企改革新形勢。CPTPP代表國際經貿規則未來走向以及合作發展的趨勢。CPTPP的標準很高,大體上也和中國的改革目標一致。雖然有一些條款是針對中國的,但是中國加入CPTPP總體有利。從實際看,中國目前的體制和CPTPP的標準差別較大,其中國有企業將會成為中國加入CPTPP最棘手的問題,很多成員國可能在這方面設置阻礙。CPTPP對國有企業的限制,主要目的是確保締約國在相互的投資和貿易活動中,企業不能有非商業的考量,能夠在平等的環境下進行貿易投資和競爭。

                          第二,推進國企分類改革。

                        一是商業一類國企。商業一類的國企是按照市場化原則運作的。建議通過股權多元化降低國家持股比例;同時參照國際通行的實踐選聘董事會和高級管理人員,政府根據股權的比例派出股東董事;政府對企業的干預和介入可以通過派駐股東行使決策權。這樣可以使商業一類企業通過市場化改革大體上符合CPTPP要求。政府的影響力主要通過公司治理原則以及企業文化等宏觀因素,而不直接參與企業的運作。

                        二是商業二類國企。由于商業二類的企業承擔了國家安全、國家經濟命脈和一些關鍵領域項目建設等責任,國家的控制應該比一類國企強一些。建議:參考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的做法,通過股權基金進行持股,降低國家直接持股比例。主權基金的資金可以來自全民養老金或者是國家資產。這樣不會受到CPTPP要求的限制,且由于主權財富基金體現了一定的國家意志,可以使商業二類企業滿足國家關鍵項目創新以及大項目的引領作用。此外,對于難以做出安排的特殊領域,可以借鑒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做法,以發展階段和國家發展需要為由申請特殊項目的豁免等操作。

                        三是公益類國企。企業是實現利潤最大化的組織,公益類企業不符合這個要求,不應該按照公司法注冊成為一個企業??梢詤⒄招录悠碌葒野压骖惼髽I劃為特殊的管理類別。這樣不僅可以減少西方國家對中國國有企業龐大的反感,也可以強化法定機構特殊項目的類別在國家基礎設施建設中的作用,加強基本公共服務產品、民生保障。

                        姜丹(海南省調解協會會長):海南自貿港建設爭端解決機制的建議

                        第一,RCEP關于爭端解決的特點與要求。RCEP在爭端解決方面的核心就是有效、高效和透明,最重要的特點是關于調解前置的規定。爭端解決的程序基本分為五個階段:磋商或調停、申請成立專家組、專家組審理、發布審理結果、審理結果的執行。RCEP還規定如果沒有經過磋商,就啟動不了正式的爭端解決程序。除此之外,RCEP相比WTO爭端解決也更加高效,要求磋商的時間是30-60天,以及緊急情況下的15天等。磋商和調解可能是國際貿易過程爭端解決機制最主要的前置方式,這成為一個大趨勢。

                        第二,海南自貿港構建多元化糾紛解決體系的具體建議。雖然海南正在構建起一個多元化糾紛解決體系,但無論是RCEP還是CPTPP中關于國際商事糾紛的規定,海南的仲裁制度是無法與之對應的?,F在的《民事訴訟法》中沒有國際商事調解直接落地的條款,國際商事調解沒有強制執行。海南應該在這個領域先行先試。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首頁
                        相關
                        頂部